上新觀察網讀昌平《新觀察》報,崇尚科學,反對邪教,關愛生命!     
您當前的位置:新觀察 > 熱點圖文 > 文化播報 > 列表

運河尋源之訴說白浮堰源頭事的化莊

來源: 昌平報     編輯:佳夢     時間: 2019-06-05 11:11:31     預覽:
\
  □ 文/張喜梅  攝影/王立軍
 
  化莊村曾經依山傍水,不過,隨著時代的發展,曾經的村莊早已“化身”為一個現代氣息濃厚的社區。
 
  清光緒年間方被載入《昌平州志》的化莊村,初名化家莊。雖然成村時間不長,但因踞于村東的龍山白浮泉名垂青史而備受矚目。
 
  昔人已去,黃鶴樓猶存。與其說山因堰而名,倒不如說泉成就了山與堰。終歸,出自龍山的泉水才是成就這一切之源。
 
  山腰涌泉
 
  “憑虛噴薄瀉飛泉,矯矯翔龍出九淵。峭壁危崖愁絕倒,瓊珠玉粒訝空懸。風定澗頭聲細細,雨余谷底水涓涓。怪來爽氣清人骨,過客臨流思欲仙。”四百多年前,這首描寫“燕平八景”之龍泉噴玉的詩文,被崔學履吟詠在自己撰寫的《昌平州志》中。
 
  詩中所提到的九淵,便是人們俗稱的九龍口或九龍池。雖名九龍,其實只是九個龍口大張的漢白玉雕成的龍頭。或許,人們也只是想借此增加“神龍見頭不見尾”的神秘感吧。
 
  至于龍口中噴涌的泉水出自哪里,清乾隆年間成書的《日下舊聞考》曰:“山半一洞,嘗有人附石而下,初狹漸廣,行里許,水聲砰渹然,不敢前。洞北麓有潭,深不可測。潭東有泉出亂石間,清湛可濯,為州人游觀佳境。”這些出于亂石間的泉水,初時由著自己的性子四處飛濺,有文字記載,直至明朝初年,官府出資在泉眼處筑起九個石刻龍頭,泉水方收起往日不羈的腳步,整理隊形依龍口而出。
 
  泉水藏于其間的山,便是人們俗稱的龍山。龍山又名龍泉山、白浮山、神山等。而山間古洞,明、清時期的《昌平州志》均記載:“龍泉山,在州治東南五里,山之絕巔有敕建都龍王祠,祠之西山腰間一洞……”六百多年前,為解決從通州向大都城漕運物資的難題,元朝著名科學家郭守敬經過實地勘察,開鑿了引水工程——白浮堰,打通了千里京杭大運河“最后一公里”運輸線。白浮堰所引水源,便是發端于龍泉山之泉。元《國朝文類》卷第三十一有載:“導神山泉以西轉,而南會一畝、馬眼二泉,繞出甕山后,匯為七里濼,東入西水門,貫積水潭。又東至月橋,環大內之左,與金水合,南出東水門,又東至于潞陽。南會白河,又南會沽水,入海,凡二百里。”
 
  自上世紀五十年代末始,泉水呈日漸干涸之勢,龍泉噴玉的景致遂不復存在。如今,九龍池畔的竹林、涼亭以及甬道旁的洋槐垂柳,依舊給人以曲徑通幽之感,但遺憾的是,池中所蓄水量卻讓人難以想見其當年深不可測之姿。只有腳下這塊當年曾泉流如注的半山腰盆狀洼地,與“易地”置入山巔都龍王廟墻中的“龍泉島”一起作為時間的證人,證實其側泉水確曾聚而為潭。至于潭水是否“深千尺”,已不可知。有史可稽的,也只是潭水從北沿溢出,形成一片數十丈寬的放射狀水面后,一路沿東南奔向東沙河的說詞云云。
 
  自稱已是老莊家第八九代后人的莊玉華說:“龍潭是個半圓形。九個龍頭中間那個最大,兩邊的八個比較小。山里流過來的水就是從這九個龍口里流出來的。”作為十里八村人信奉的求雨地,名為九龍池的龍潭當然少不了供奉龍王牌位之處,不過,在耄耋老人莊玉華的記憶中,這塊凹進墻中四十公分長、二十公分寬的牌位,卻因上世紀五十年代的一場大風而遭損毀。“倒下的大榆樹砸倒了南墻,牌位也被砸了。”莊玉華惋惜道。
 
  如今,在南墻倒下的地方,矗立著一座仿元代風格的臨山敞亭。懸山筒瓦挑大脊的敞亭建于上世紀八十年代,面闊三間,進深一間,亭子臨水的正面題有“白浮之泉”匾額;亭子正中的石臺上置放著一塊石碑,碑身臨水一面書寫“白浮泉遺址”五個金色大字,面山一面為侯仁之先生撰寫、劉炳森先生揮毫的《白浮泉遺址整修記》。亭前不足一米之地有一道石質護欄。護欄下部為高一米五左右、依山而建的磚石混搭圍墻,而九個龍頭便依次位于圍墻底部。由于距池中形成坡面的大小卵石太近,偶有水從龍口流出,也不見噴濺之勢。
 
  曾經汩汩而涌的山泉水在豐富著歷史的同時,也洇染著人們的記憶。昔日的化莊村,除了四溢的泉水,自十三陵而來的水也會流經此地。村里上了年紀的人都記得:“十三陵下來的水經過的第一村,就是我們村。”不過,他們卻并未對此感到欣喜。談及原因,莊玉華說:“山口下來的水,每年都有災。”而受災情影響最明顯的,莫過于人們賴以生存的土地,“靠河邊的地不行。這些地三年河東,三年河西”。這些今天在河東邊,也許明天一場大水就會跑到河西邊的土地,著實令人頭疼。對于地里刨食的莊稼人來說,這種“朝秦暮楚”的沙土地,除了適合種花生,讓其長出類似玉米、小麥這樣的莊稼,則定是指望不上的,“只有好地才會長那些”。
 
  山巔筑廟
 
  海拔只有一百余米的龍山雖不算高,但出于其間的水以及筑于山巔的廟卻曾令其風光無限。也許這正應了那句“山不在高,有仙則名”的古語。建立在封建朝堂層面的白浮堰,使得筑一座與之相呼應的龍王廟成為可能,而聳于龍山之巔的都龍王廟便是這樣的一種存在。
 
  沿著山下掛“龍泉禪寺”的展廳北山墻逶迤向西,拾階而上便可到達都龍王廟。都龍王廟俗稱上寺,寺廟坐北朝南,廟前有一堵青磚砌成的照壁;進廟的山門為三座,中門體量大于兩側偏門;從中門進入,迎面便是一座大殿,因是皇家敕建寺廟,因此大殿頂皆用黃色琉璃瓦鋪設。不過,因年代久遠,眼前的殿頂除了正中十多行色彩鮮艷外,其余瓦色盡皆褪為暗灰。大殿門額高懸一黑底金字匾額,上書“都龍王廟”,門兩側鑲嵌一幅木刻楹聯,上聯寫“九江八河天水總匯”,下聯寫“五湖四海飲水思源”;門前放置一用于焚香的四腳兩耳青灰色方鼎;與三間大殿前廊基齊平,呈“凸”字狀向前伸出一方形臺基,臺基尺余高、三米見方、青磚砌底條石包邊;臺子中間放焚香方鼎,南端左右兩側各有一外方內圓形石柱礎;大殿東、西兩側又各有三間配殿,東為財神殿,西為藥王殿;兩殿與南墻連接處分別為鐘、鼓二樓;大殿與院后墻之間是一片空地。空地東北方放置著十多塊立于不同時期、置放不同地點的石碑。在歲月的磨蝕下,石碑或碑身殘缺、或字跡模糊。幸在有專職研讀歷史之人,因此,石碑的內容也就被保存下來一些。
 
  關于都龍王廟名字的由來,民間認為,由于龍王很多、且分工不同,居于龍山之巔的龍王負責管理京北所有龍王,因此稱“都龍王”。而立于明弘治八年(1495年)的“重建都龍王廟碑記”則言:凡境內遇水旱有求必應,民受其利可謂有功于山川,有裨于社稷,有益于生民,名曰都龍王,良有以也。用“有功于山川、有裨于社稷、有益于生民”來概括“都龍王”之名的名副其實,似乎比冠以其官銜更接地氣。或許,這一“點贊”之詞,也正契合元朝在白浮堰源頭建都龍王廟的初衷吧。
 
  正是這種“言傳”,使得一輩輩“靠天吃飯”的人沿襲著祈雨的風俗。生于1939年的馬如厚說:“不是有‘大旱不過五月十三’的說法嗎?如果從這天起還不見下雨,有的村就會到龍山來求雨。我見過求雨儀式。人們抬著一個半米多高的龍王像,戴著柳條帽,敲鑼打鼓的很隆重。一個人扮烏龜、一個扮貝殼,也叫嘎啦,一個扮龍蝦——”未及他說完,莊玉華緊著補充:“扮烏龜的背著個篩子,篩子刷成綠色兒。到龍潭那兒把拿著的一個瓶子用紅布一裹、五彩線一拴,放到水里。一炷香的工夫,把瓶子拽出來看有多少水。三天之內下雨了,這就要搭臺唱戲謝龍王爺。”
 
  唱戲的戲臺在龍山腳下,坐南朝北,與都龍王廟遙遙相對。“大概在濱河森林公園我們村南邊這塊兒,那里有許多很古老的樹。戲臺的大概位置就在那附近。”79歲的莊德全說,他之所以會記得如此清楚,是因為小時候經常到那兒放驢歇涼的緣故。
 
  確切地講,將村里人口中的戲臺稱作戲樓,似乎更為貼切,因為在他們的敘述中,所謂的戲臺有頂有蓋。戲樓一百五十平方米見方,高五米。臺子距地面一米五左右,臺上有四根柱子,分前臺演出區及后臺妝扮區。戲班子除了不能唱《哪吒鬧海》之外,其它都可以唱。相傳,有一年求雨成功,欣喜的人們請來戲班子在龍王廟前唱戲,臺上“鬧海”的戲正唱得熱鬧,突見剛才還晴朗朗的天瞬間烏云密布……以后,人們便再也不敢在廟前演這一出。
 
  山腳建寺
 
  “除了上寺,山下還有一座廟,我們習慣叫下寺。”馬如厚朗聲道。
 
  清乾隆十七年(1752年)立的《都龍王廟置廟田碑》記載:“吾州東南,去城五里許有山,蔚然深秀,山下有泉,水聲潺緩,峰回路轉,中有廟,翼然者三,一白衣庵,一龍泉寺,其峰頭則都龍王廟焉。”
 
  龍泉寺即村人口中的下寺。從村里人的敘述中可知,龍泉寺坐北朝南,分前、后兩殿,前為天王殿,后為菩薩殿。馬如厚說,他見過天王殿正中的彌勒佛,不過,那時候的彌勒佛不是端坐殿中,而是跌落在門前的大臺階上。“從大肚中間劈成兩半了,里面有一卷經書。”村里的幾位老人憤憤道。他們說,這事發生在1948年打龍山的時候,并稱“彌勒佛哪兒都有,但這個不一樣,這是一個木制結構的”。
 
  像所有廟宇里的天王殿一樣,彌勒佛的東、西兩側分列著持國、廣目等四大天王,四大天王的腳底又各踩著兩個妖怪。村里人像念順口溜似地說:“四大天王八大怪。大哥琵琶二哥傘,三哥長蟲四哥劍。”在他們的記憶中,與彌勒佛同時被毀壞的,還有四大天王,“他們的背部被掏出了一個洞,不知道那里面有什么被搶走了”。馬如厚接著說:“彌勒佛的背后還有一個神像。”雖然著急的他一時忘了這是哪位神仙,但依“慣例”,這無疑應是韋陀。
 
  “天王殿的后面還有一殿,叫菩薩殿。殿里有五尊?還是七尊觀音菩薩的像。”馬如厚遲疑道。大殿正中的菩薩像最大,其他幾尊則比較小。他所說的,或許是三十三觀音身當中的其中幾個化身吧,至于是楊柳觀音、龍頭觀音,還是持經觀音、魚籃觀音?就不得而知了。不過,對大殿的規制,他卻記得十分清楚,他說:“大殿兩邊一邊兒一耳房。廟當家的住東耳房。”大殿前有一可盛兩挑水的大缸,早先是用來栽荷花的;缸下面還有一個六條腿的支架。至于東、西配殿,由于記憶不深,他也就只是提及了一下便略過。“東、西配殿再往外,東半拉是伙房,西半拉是磨房,磨房里有一盤碾子。”小時候跟著母親下過地的馬如厚說,他還曾在那個炕上吃過飯、睡過覺。因此,對這里較熟悉的他說,種地、磨豆腐這些事兒,都是廟里的幾個和尚自己干。
 
  莊玉華說,龍泉寺的附近還有一座娘娘廟。娘娘廟坐西朝東,有正殿三間,南、北屋各三間,廟里還有三棵讓人記憶深刻的大柏樹。可惜的是,上世紀五十年代初期,龍山附近的制藥廠發生爆炸,娘娘廟隨之蕩然無存。而這座消失不見的娘娘廟,便是載入史冊的白衣庵。
 
  除了被炸毀的娘娘廟,從這里消失的,還有人們念念不忘的龍山廟會。農歷六月十三趕龍山廟會,是人們當時最感興趣的事情。而這熱鬧的日子其實從六月十一便開始了。廟會期間,各行買賣人蜂擁而至,賣水果玩具的、賣簸箕布料的……吆喝聲、叫賣聲此起彼伏。而廟會上最隆重的,莫過于官府人員參加的上香參拜儀式;最熱鬧的,則是各檔花會的節目表演。其中,一睹單腿踩高蹺登下寺到上寺108級臺階的驚險,是當時人們翹首以待的事情。
 
  雖然,曾經令無數人驕傲的白浮堰早已隱身歷史深處,但與其同時期出現的都龍王廟卻依然屹立在龍山之巔,靜觀可與白浮堰相媲美的“新生代”引水工程——京密引水渠從其眼前款款流過。
聲明:感謝作者,版權歸作者所有,若未能找到作者和原始出處,還望諒解,如原創作者看到,歡迎聯系“新觀察網“,我們會在后續文章聲明中標明。如覺侵權,請聯系我們,我們會在第一時間刪除,感謝!
相關閱讀
新觀察網推薦
新聞頭條

北京城為何非正南正北?

北京城為何非正南正北?

  元朝規劃的北京城(元大都)中軸線偏離子午線2度十幾分,延長線直指元上都。..[詳細]

13歲小學生筆耕6年出版4本書

13歲小學生筆耕6年出版4本書

  在我的思維里,有一面奇妙的鏡子,我見過的人們,都會給我留下深深的記憶。..[詳細]

六合图库大全六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