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新觀察網讀昌平《新觀察》報,崇尚科學,反對邪教,關愛生命!     
您當前的位置:新觀察 > 期刊精選 > 快樂人生 > 列表

綠色的風吹過初夏

來源: 網絡     編輯:佳夢     時間: 2019-05-13 13:31:11     預覽:
  □ 米麗宏
 
  古籍說,夏,為“大”之意,萬物至此,皆假大也。
 
  天地之交,萬物并秀。看那家門外的老洋槐,先是熄掉滿樹白花,接著被風搖滿一身綠。它立在風里,像著了一件蓬蓬裙。夸張的大裙擺,把周遭的空氣擠得疊了層。夏天的意象,總是壯碩的。
 
  核桃、梧桐的綠巴掌,一上一下翻動,不知是它們在翻動風聲,還是風在翻閱它們。松樹的針葉新發,質地潤嫩,想做金石聲,卻還沒有資歷;風過處,一串哨音,老到不足,尖新有余。
 
  是的,春夏交替,總會有一場一場的風,褪去春的羞澀和朦朧,把它送往風風火火的大場面去。
 
  不過,風不巨大,不鬧猛,不高亢,好似天地間狹長的一縷。它從很遠的地方趕來,前赴后繼地,把田野一幅幅絲綢緩緩展開,推出一溜溜綠波。麥子吐穗,油菜結籽,耕耘過的土地,呈現粉質的狀態。這時,是土地最為飽滿、最充滿希冀的時刻。瓜啊、豆啊、谷米啊,嫩苗苗兒向世界打開第一個彎彎的問號。風攢足了勁兒,要把苗苗打開、延長、托出地面去。
 
  半空中,全是風涂抹的綠顏色。深淺色塊,擠得畫面飽滿而充盈,一種安靜的喧鬧,徐徐流蕩在四周。
 
  風吹過面頰,還沒有那種火熱的感覺。這風如果有顏色,我想,它肯定是暗綠的,類似深水湖那種綠,甚至有點藍的成分。也許是因為它的涼吧。它像是來自山野里某個潮濕的洞穴,來自山頂上未化的積雪。所以,它帶著天然的那么一股幽涼。陽光的鋒芒,遇到它,只能打個彎兒。
 
  它把樹木搖響的時候,像潑出一團水聲。水聲從高處跌落,嘩嘩嘩,聽起來,有一種寒涼。滿地綠蔭扶不起,淺夏的風中葉唱,過清過冽,讓人心清心寒。
 
  清風朗日的午后,我斜倚著一塊山石,一雙腳伸出樹蔭,讓陽光覆滿。我看著激烈的陽光,落上去再跳起來,濺起一片細碎的弧光。這個涼熱不均的特殊感覺,很容易讓人回到童年。
 
  也是這樣的初夏午后,奶奶貼著院子里的老梨樹打盹兒。那棵樹,好像是她身上延伸出去的一部分,春日,她在那做棉衣,頭上是如云的梨花;夏日,她在那做零碎小活計,上頭是一蓬綠;秋天,梨樹葉子又重又脆地掉落在她剛剛擦好的一筐紅薯片上;冬天好太陽的當午,她也坐在那兒,老梨樹,只在她身上灑落一道一道疏淡的枝丫暗印。
 
  那時我小,老攀在她的膝頭,打攪她干活,她就張著沒牙的嘴,為我哼個小曲兒。她有時瞌睡了,頭一低一低。我就趴在她膝上,瞪眼研究她打盹兒的迷離神情。
 
  時光天長地久,人世如此安靜。
 
  立夏的風叩門而入,不疾不徐地吹拂著我們。一年又一年,風聲古舊而又溫煦,幽涼而又貞靜。好似生活一直這樣,世世代代都沒變過,哪年哪月都不缺優美。
 
  而風吹草木,是有回聲與呼應的,那青,那綠,就是;那黃,那萎,也是。風吹塵世,是有呼應的,那人心處的沉靜從容便是。
 
  風吹萬物,萬物呼應,世界總是因一呼一應而充滿生機。此刻,風是清風,綠是新綠。時光新著,想做點什么,謀劃點什么,完全來得及。呼應著淺夏的節拍,跟上去,心像清風,不摻塵埃,等你裝進去一季又一季的傳奇。
聲明:感謝作者,版權歸作者所有,若未能找到作者和原始出處,還望諒解,如原創作者看到,歡迎聯系“新觀察網“,我們會在后續文章聲明中標明。如覺侵權,請聯系我們,我們會在第一時間刪除,感謝!

上一篇: 第一次滑冰

下一篇: 最后一頁

相關閱讀
新觀察網推薦
新聞頭條

趕在崩壞之前翻盤才是一種修為

趕在崩壞之前翻盤才是一種修為

  我有個校友,在倫敦小有自己的事業。一間不算大但也有兩層的畫廊開在市中心..[詳細]

讓我們擁抱快樂

讓我們擁抱快樂

  快樂二字,說起來容易,做起來難。上帝是公平的,不會把所有的幸福傾注一個..[詳細]

六合图库大全六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