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新觀察網讀昌平《新觀察》報,崇尚科學,反對邪教,關愛生命!     
您當前的位置:新觀察 > 期刊精選 > 快樂人生 > 列表

舌尖上的田螺

來源: 昌平報     編輯:佳夢     時間: 2019-10-30 13:53:06     預覽:
  孫黎
 
  秋季是吃田螺的黃金季節,每每此時,我總會想起那些與田螺有關的日子——
 
  小時候,常聽母親講田螺姑娘的故事,特別是講到下田勞作的窮小伙兒回家,已偷偷做好飯菜的田螺姑娘就急忙躲進水缸里的情景時,我眼前浮現的都是母親操勞的身影,總幻想著田螺姑娘要是能幫母親一把該有多好!
 
  那時家里太窮,人口又多,看著父母常為一日三餐辛苦勞累,我們姊妹幾個就會去村東池塘撈田螺作食。當第一次見三哥把摸回來的田螺倒進水盆時,我突然感覺真的是田螺姑娘在幫助貧困中的我們。
 
  母親說,剛撈的田螺要用清水泡上兩三天,需多遍搓洗換水,直到它吐凈體內的泥沙雜物后方可大火煮食。看著一個個浸泡在水里的青褐色田螺,頂著紋理圓潤的堅硬外殼,吐出兩條觸須微微晃動,孩提時的我便滿心不忍。
 
  母親見狀,便笑道:“傻孩子,田螺就和咱菜園里的蘿卜白菜、水庫里的魚一樣,都是用來吃的,是營養的好東西呢……”我雖然難過,可終究是小孩子,貪玩貪吃的年齡,看見母親將熱氣騰騰的田螺端上桌,幼小的心里早已充盈著無盡的歡樂和期盼。
 
  田螺,成了舌尖上的一道美味。老話說:“三月田螺滿肚子,入秋田螺最肥美。”為了保證夏末秋初能吃上更多肥美的螺肉,村里家家戶戶都不在春季摸田螺了。
 
  在記憶深處,秋天田螺最肥美之時當屬中秋節。那天,母親會用自釀的面醬下油鍋辣炒一小盆田螺。繚繞的香氣,飄散在每一個角落。圓月之夜,灑滿皎白月光的院落里,一家人坐著小馬扎,熱鬧著。
 
  這邊,姐姐教我一手捏著油光亮澤的田螺,一手拿著縫衣針斜插進田螺肉,挑起,然后順著田螺身體旋轉的方向,旋出整個肥實的螺肉,掀了厴,跑去送入母親口中。那邊,哥哥用鉗子一個一個夾去田螺的椎尾,一會兒就是一大盤。吃時先在椎尾小口處吸一下,然后再吸殼口處,螺肉就很容易被吸出,且湯多汁濃,味道更絕。
 
  看著父母臉上的笑容,看著一家人團團圓圓地說笑著,吮一下沾滿醬汁的手指,那份愉悅和滿足至今難以忘懷。
 
  剛參加工作那些年,常見小城街道上有賣田螺的農家婦女,用兩個紅色塑料桶盛著田螺,推車沿街叫賣。與其說是叫賣,倒不如說是送貨上門,因為她們基本都有老顧客,幾條街轉下來,便會兩桶空空。可見,喜歡吃田螺的人多著呢。
 
  我也買過幾次論杯定量的田螺。那時,男人喝酒時興喝口杯,三兩三的玻璃杯,農家女人就用那空口杯賣螺,三毛錢一杯,五毛兩杯,一塊錢五杯。買一杯品嘗后,心里總覺得不如當年母親做的那個味道香辣鮮美。
 
  現在,日子越過越紅火,以前想都不敢想的山珍海味不再是舌尖上的奢望,倒是過去人們飯桌上的田螺成了稀罕美味。前幾日,我們姊妹幾個帶九十多歲的母親出去吃飯,特意要了一盤辣炒田螺。坐在輪椅上的母親嘴里含著螺肉,假牙作響,連連說:人老了,嚼不動啦,只能咂咂那個味道……
 
  我心里明白母親說的那個味道。那個會讓時光倒流的味道,總是那么令人難忘,心生懷想。
聲明:感謝作者,版權歸作者所有,若未能找到作者和原始出處,還望諒解,如原創作者看到,歡迎聯系“新觀察網“,我們會在后續文章聲明中標明。如覺侵權,請聯系我們,我們會在第一時間刪除,感謝!
相關閱讀
新觀察網推薦
新聞頭條

老柳樹下的記憶

老柳樹下的記憶

  眼下,正是炎炎夏季。記得小時候,村東的場地上有一棵老柳樹,是我兒時天然..[詳細]

和優秀的人相比,你的差距究竟在哪里

和優秀的人相比,你的差距究竟在哪里?

  01  刷朋友圈時,看到好友菲菲手持心理學證書的照片,配文字300多個日日..[詳細]

六合图库大全六肖